瀏覽標籤

文集

隨筆小作

┌〝天空。〞┐

on 2011 年 01 月 29 日

    橙藍色的天空。  沒有風,雲還自以為能夠追隨著。 太陽在前面,雲,是橙藍色的。 那我會一直微笑,你們也會不會也會一直都是橙藍色的?      天空總是都穿戴著神秘的面紗。      面紗下的微笑,雲和風就會開心的變成白白的煙霧,緩緩的停留,慢慢的行走。 卻不會影響誰。 這是自在的步調。       可是當那嘴角下沉時的,那迷亂的灰階色彩不停變動。 雲也被捲入了調色盤。 無所謂,我們享受著小小的咖啡來適應這弔詭的Tampo。          此刻。  …

文集創作

┌〝第九十二號靈魂。〞┐

on 2010 年 09 月 08 日

『第九十二號靈魂』     這是創造人給我的名字,他穿著長長的白袍。 我看著藍色的光牽引著我不明白的機器竄流著,最後隨著白色的針筒流進我的身體。 他說這是創造我的元素之一,叫做電流。 在眾人的研究下,我就這樣被創造了出來。 我沒有名字,但是人們給我的稱號是 「恐懼」    (一) 始源   漫長的世紀,在遠久以前。   人類所擁有的智慧,都將智慧的記憶滿載了無數無盡的紙張上。 但是書本的記載有限,人類的太多智慧也將不是文字所能形容記載。      一群瘋狂的研究家,想出了「複製」的愚蠢方法,打算以複製人的方式破壞自然定律以延續完整的智慧。   第一號複製人『萊姆』,仿造偉大的名人。將基因重生在新的人造體上。 複製人成功了 。     萊姆有著名人相同的外表,有著名人相同的基因。 但是卻沒有智慧,而且也是一個空殼的人靈。   沒有思維,沒有智慧。 在當時的記錄上,他們稱為「活屍人」。…

心情文章

┌〝昨日。〞┐

on 2010 年 06 月 04 日

這是一篇小說式的昨日記載。 主要是嘗試不同的寫作方法罷了! 當然愛抓錯字跟愛砲的大家可以來看一下(?)   清晨,稀微的冷風輕輕的吹拂過睡相極差的我。 這樣的冷意使我不得從夢中不甘的爬起。 習慣性的抓起了在凌亂書桌上的手機,因晚睡又在床上看小說的壞習慣。 造就了眼睛的乾燥和不舒適感,勉強看了一下時間 "6:22"。 這個時間對我來說沒有太大的意義,除了能讓我大腦有「很好,可以繼續睡」的感覺以外沒有其他特別的感覺。 但是今天的我,卻沒有想賴床的意願。 如果是三個月前,這時候想必門外會有電鍋因為蓋上所發出的金屬撞擊聲。 不外乎的可能還會有琇琇精神亦亦的在家裡跑來跑去的聲音。 因為老媽總是這時候起床的把難吃的饅頭或包子丟進電鍋,然後帶著琇琇出門去運動。     ……….儘管這些已經不可能了。     大腦突然晃過這些畫面以後,我緩緩的從床上坐起。 拔掉了打轉整夜的電風扇插頭,這才總算脫離了身上的冷意。 我在床緣旁找到了睡前亂扔的黑色的薄外套,起身抓起並且穿上。 然後我輕輕的,像小偷似著打開房門,深怕吵醒了我房間的對面的父親。 好險父親還用著他鼻子哼著那小夜曲。 我便躡手躡腳的走過了走廊,小心的走到了一樓的客廳。 特別看了一下樓梯口的地毯,那可是琇琇的「領地」。 要是沒特別注意,大概美好的一天,就要這樣開"屎"了。 然後走出了家門,我感受著這清晨。…

心情文章

┌〝得之我幸,不得我命。〞┐

on 2010 年 04 月 15 日

   得之我幸,不得我命。           …..出自徐志摩。    很棒的一句話。看到了這句話,特別有感觸。因為我覺得現在,我少了什麼….     得到,是幸運。 不能得到,只能怪我命不夠好了。  --  如果我可以有這樣消極的想法,那就很不賴了吧?可是最近不知道怎麼搞得好像~  總覺得少了那麼點,感覺。 當整個心都埋沒的時候。  會不會就這樣爬不起來了呢,摁?   也許是要一點點動力的時候了! 是時候,推我一把了!  Friends.    

隨筆小作

┌〝分,辯。〞┐

on 2010 年 02 月 04 日

我有雙眼,卻探不到真假。 我有雙耳,卻詳不到虛實。 我明白了真假,我能分,但不願辯。 心中,已來來回回。   有時候\知道  卻好像要裝做不知道。 其實也是為了誰而保留。 那時\噗咚的一聲  掉落了一塊。 是誰的謊言。       這不是我的曾經,而是現在。 談了未來,卻又輸給了現在,想著曾經。         最後我要歸功於我的執著,我決定踏出去。 好庸然自得的快樂。       謊言阿。 其實我知道。    …